要理直气壮地为生育健康作伦理和法律辨护 
2007年1月,权威的美国《产科学和妇科学》杂志发表文章,建议全美国的孕妇,不论年龄是否超过35岁,都应该接受唐氏综合症(先天愚型)的筛查。?
  2007年1月,权威的美国《产科学和妇科学》杂志发表文章,建议全美国的孕妇,不论年龄是否超过35岁,都应该接受唐氏综合症(先天愚型)的筛查。?
  唐氏综合症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染色体病(21号染色体多出一条),患儿有严重的智力障碍,且面容独特(“憨大面孔”),目前医学上除产前筛查外,基本上毫无办法。一般来说,孕妇年龄越大,胎儿患唐氏综合症的几率越高。因此,通常高龄(35岁以上)孕妇要筛查。但这并非绝对,正常年龄段孕妇也可能产下唐氏综合症患儿,同时筛查方法也更安全简便了。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权威机构建议取消35岁年龄限制,所有孕妇都进行唐氏综合症筛查。?
  我以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表明美国多么重视新生儿的健康质量。去过美国或在美国有亲属的人大多有这样的感受,即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人十分重视优生优育,婚前检查、产前检查、遗传咨询等有关新生儿健康质量的医学服务几成常规。人们常常把新生儿的质量形象地比喻为人口的“起跑线”,主张“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对此我举双手赞成。美国和发达国家那么重视新生儿质量,是不是力求在起跑线上捷足先登呢?我想是的。而我们在起跑线上的情况却着实不容乐观。?
  据报道,我国的残疾人口已超过8000万之众,每年还增加100万左右的残疾新生儿。更让人揪心的是,自从取消强制婚检,婚前检查率急剧大幅下降,有的地方甚至形同虚设。产前检查也不到位。遗传咨询更是凤毛麟角。这意味着残疾新生儿非但难以下降,反而有可能上升。这对于我们的起跑线,显然是一道大煞风景的障碍。?
  如若追问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人们会给出种种不同或相近的答案,其中有一条或许多数人想不到,那便是“优生学”(Eugenics)的阴影。严峻的现实是,一方面人家把“优生学”的帽子强加给我们;另一方面,我们一些人又分不清健康出生、提高人口质量与“优生学”的原则界限,不能理直气壮地为生育健康作伦理和法律辩护。?
  先说前一方面。几十年来,“优生学”一直是美国等国一些人指责我国人口政策的一项大帽子。1995年,我国颁布《母婴保健法》,引发诸多误解、批评乃至攻击,几乎众口一词,说是“优生学”又冒头了。该法规定:“医师发现或者怀疑患严重遗传疾病的育龄夫妻,应当提出医学意见。育龄夫妻应当根据医师的医学意见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些规定被指责为“优生学”,或者具有明显的优生学“倾向”。后来,我们又制定了实施母婴保健法的“实施办法”,对原先规定中不够完备周详的地方作了修改补充,还是有人坚持我们推行“优生学”。?
  再说另一方面。最典型的,莫过于我国最初将“母婴保健法”译为“Eugenic Law”即优生法,引起一片哗然。众所周知,二战期间希特勒法西斯打着“Eugenic”的旗号,对犹太人、吉卜赛人、残疾人实行惨无人道的屠杀灭绝政策,使许多欧美人象条件反射似的看到听到“Eugenic”就胆颤心惊、极度反感。我们却将好端端的母婴保健法译为“Eugenic Law”,岂不授人以柄,笑掉大牙?尽管后来很快不再用“Eugenic”一词,将优生译为“healthy Birth”即健康出生,但还是表明我们一些人分不清“优生学”与优生优育的本质区别,以致于“优生学”的阴影挥之不去。?
  那么,究竟什么是“优生学”,它和我们常说的优生优育有什么原则区别呢?说到优生学,不能不提到它的创始者高尔顿(F.Galtom 1822?1911),他是提出进化论的伟大科学家达尔文的表弟,深受进化论的影响。他首创“优生学”一词,试图把自然选择中优胜劣汰的机制运用到人类,通过所谓“合理的婚姻”来产生“优秀种群”。平心而论,高尔顿可谓用心良苦,并无什么政治意图,但他显然夸大了遗传婚配的作用,并且不适当他把人与动物完全等同。上一世纪20?40年代,优生学风靡一时,尤其在美国和德国,许多遗传学家和政治人物都信奉优生学。美国总统罗斯福曾公开宣称:“文明社会的一个重大社会问题,就是确保优等血统人口相对不断增加,劣等血统人口不断减少。”好些州还通过立法,强制“优生”。只是由于1929?1933年的经济大萧条使优生运动彻底失败,才没有酿成更严重的恶果。至于德国法西斯希特勒,“优生学”更是他推行种族屠杀政策的重要“科学”依据。当时德国最著名的遗传学家菲舍尔等人,撰写了狂热鼓吹优生学的《人类遗传学与种族卫生概论》等著作,送给正在狱中的希特勒,并为希特勒所认可。希特勒上台后,推行一系列“种族卫生”政策和法律。1939年9月1日,他签署“仁慈死亡”法令,使屠杀犹太人等合法化。600万犹太人惨死在奥斯威辛等集中营,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永远不堪回首的一页。二战后,“优生学”声名狼藉,以致1988年在我国举行的18届国际遗传学大会决定不再在科学文献中使用“Eugenics”一词。?
  可见,优生学是有严格界限的。其特征有二:一是断言个体、种族、民族有先天的优劣高低之分,为种族歧视乃至屠杀制造口实;二是采取强制乃至暴力手段进行,无视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优生运动”实乃政治运动,而非科学运动,或者说,是打着科学旗号的政治运动。因此,“优生学”和我们通常所说的优生优育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我们还是要注意和警惕“双重标准”。比如,美国把唐氏综合症的筛查推广到所有孕妇,法国规定婚前检查是结婚公民的“义务”,这都很正常。而我们根据婚前产前检查,孕妇可以“选择避孕、节育、不孕等医学措施”,却成了臭名昭著的“优生学”,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反对“优生学”,防止优生学的幽灵借基因科技卷土重来,但不能把优生学与防治基因疾病、健康出生、提高人口质量混为一谈。我们要充分利用现代生命科技为人类造福,为增进人类健康服务。在2006年的一次香山科学会议上,我曾呼吁:“要理直气壮地为生育健康作伦理和法律辩护!”我很高兴,得到了科学家们的普遍支持。一位医生说得好,希望每一个新生儿都是健康宝宝。这也是全人类共同的美好愿望。婚前检查、产前检查、遗传咨询等是密切关系到我国人口“起跑线”的大事,要切切实实地抓起来。
打印】【关闭

主办: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宣传工作委员会

Copyright @ 2007 中国优生优育协会 京 ICP 备 040144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