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学研究中的伦理学问题 
遗传学发展到上一世纪九十年代出现了一个新的飞跃,那就是开展了人体基因组全序列测定和分析,并由此衍生出基因组学、转录物组学、蛋白质组学、代谢物组学等一系列新学科,并大大促进了干细胞和合成生物学的发展,使
  遗传学发展到上一世纪九十年代出现了一个新的飞跃,那就是开展了人体基因组全序列测定和分析,并由此衍生出基因组学、转录物组学、蛋白质组学、代谢物组学等一系列新学科,并大大促进了干细胞和合成生物学的发展,使人们对基因、基因组的结构和功能,以及生物的遗传本性有了新的认识。与此同时也对人们的一些观念和社会关系产生巨大冲击,引起一些新的思考。?
  造福人类是生命科学当然也是遗传学研究的最终目的。在研究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面对与人有关的伦理道德问题。在这里,我们只讨论生命科学研究与人的(即不讨论实验动物)伦理准则的关系,一般说来,伦理道德标准有三:维护人类尊严,保障人的生命,捍卫人的权利。
  1 维护人类尊严
  这里有两个要领要界定:人类和尊严。
  人的本性有双重性,即人的自然性和人的社会性。那么,“人类”这个概念的内涵是什么呢?《辞海》1999年版对“人类”这一词目的诠释是:哺乳类、灵长类,一般指更新世(亦称洪积世,地质年代名称,第四纪的第一个世,距今大约200万年至10000年前)以来的人,通常只包括智人。换言之,人类指的是自然人,生物学意义上的人。
  人类的尊严包括哪些?正面的论述一时还没有找到,但可从对待一些事件的态度中得到启示。2005年2月18日第59届联合国大会法律委员会以71票赞成、35票反对、43票弃权通过了“禁止有违人类尊严的任何形式的克隆人”的一项宣言。这是反对生殖性克隆和医疗性克隆的没有任何约束力的文件,我国主张医疗性克隆,所以投了反对票。那么,为什么反对生殖性克隆呢?尽管从1997年第一次用体细胞克隆了“多莉”羊以来,已经克隆了绵羊、山羊、牛、猴、猫、小鼠、大鼠、猪、骡、狗、马、兔等,但绝不同意人的克隆,理由是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自然法则,损害了人类作为自然人的尊严。
  本世纪我国科学家盛慧珍从国际上第一次把人的体细胞核植入去除了细胞核的兔卵母细胞里,由此获得了人的胚胎干细胞。这一创举打破了难以获取大量的人卵细胞的瓶颈,大大有利于医疗性克隆的开展。英国的威尔穆特也提出要仿效这个做法,可是,也有人极力反对,理由很简单,人、兽细胞混合生成的胚胎是亵渎了人类的尊严。2007年有人建议把记录了个人病历、家庭住地和通讯方式等资料的米粒大小的芯片植入人体,这既不损害个体的健康而有利疾病急救,援助痴呆老人或辨认身份时将大有好处。但反对的也大有人在,所持的理由竟然是这好比是把人当作“打上烙印的牲口”。
  凡此种种,都提到了要维护人类的尊严,但所要维护的尊严似乎只有一条:人类虽然也是生物进化链上的一个环节,但即便是生物学的人也应是“万物之灵”,与其它生物相提并论的任何做法都是对人类尊严的损害。这不由得使人们联想起这样一个历史事件。1859年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后,进化论的坚定传播者赫胥黎同红衣主教纽曼关於“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一场大辩论,红衣主教纽曼宣称的就是把猿看作是人类的祖先就是对人类的大不敬,就是对人类尊严的亵渎和对上帝造物的叛逆。难道今天所要维护的人类尊严还是一百四十多年前红衣主教纽曼所主张的那烂东西,一点也没有什么长进吗?
  2 保障人的生命
  在这里,先要谈谈生命是什么?然后讨论人的生命从什么时候开始。
  生命是什么?生物学的定义一般是核酸、蛋白质的存在方式,具有进行物质和能量代谢表现出生长、发育、繁殖、运动和对环境作出应答等能力。物理学家则概括为生命是一个负熵增加的开放系统。近几年来,试图通过人工合成基因组来实现人造生命的合成生物学(synthetic biology)的兴起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2007年6月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编辑部文章,题目是《“生命” 的涵义》,导言是“合成生物学斥逐阴魂不散的活力篇”。文中指出“当前流行的观点是 生命是跨越了一个明确的阈值(门槛)时出现的某种事物 ”。当然,对生命的定义还有多种多样,还没有一个达成共识的精确的科学意义。因此,这对人的生命从什么开始的界定是会产生影响的。
  在讨论人的生命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问题之前,先研究一下人的胚胎发育过程。在输卵管上段,人的精子和卵相遇而受精,受精卵边发育边向子宫腔运动,在最初两周内被称为孕卵。孕卵经过第4次或第5次细胞分裂,由桑椹胚生成胚泡,植入或附着于子宫内膜,此时是受精后的第14天,怀孕六周时出现了人的形态,八周前称为胚胎,以后则称为胎儿。十六周时胎儿的器官都已发育齐全,以后则是体积增大和结构与功能的进一步完善。
  大多数西方国家都采用英国议会通过的“十四日胚龄的胚胎里人的生命开始” 的观点。理由是这个时候的胚胎已不再是游动的、随时都可能流失的孕卵,而是已经着床的、具备了发育成一个个体的所有条件的胚胎,也就是所谓的具有了“生物学的个体性”(“Biological lndividuality”)。另一种说法是人的生命的开端和终结是以神经系统的发育为标准,两周的胚胎已有可能分化出神经细胞,也就意味着人生命的开始。相对地,脑死亡则被定义为生命的结束。因此,十四日胚龄前的胚胎不算人,作为实验研究的材料是不违背伦理准则的。
  可是,还有很多人认为受精卵就是人的生命,损害任何发育阶段的胚胎都是扼杀人的生命,剥夺人的生存权利。此外,不同的宗教教义对生命也有不同看法,天主教认为受精卵即是生命的开始,未出世的胎儿与出生的婴儿享有同样的生存权,伊斯兰教则认为灵魂是在怀孕后40天到120天期间进入体内的,这才算是生命的开始,东正教则认为出生才是人的生命的开始。
  这样,在对待胚胎干细胞研究、生殖性基因治疗、生殖性克隆和堕胎等问题,在伦理学层面上就出现不同的标准,引发的争论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达成共识。?
  3 捍卫人的权利
  这里的“人”是指社会的人,需要保护的是作为社会一员的人应该享有的各项权利。鉴于人权涵盖的范围很广,本文讨论的只限于包括基因组学在内的遗传学研究范围内的有关的权利。
  3.1 知情同意权利
  基因组学的迅速发展产生了海量的DNA信息,这里DNA样品的采集是第一个关口。因此,首先要保护的是知情同意权,也就是血液、细胞、组织、口腔粘膜等凡能提取DNA的生物材料的提供者,必须知晓并同意这些生物材料的用途、目的和将会产生的结果。?
  这方面我们是有经验教训的。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外国的制药企业致力于分离克隆与疾病相关(如高血压、哮喘、糖尿症、冠心病和恶性肿瘤等)的基因,一旦获得成功,申请专利保护,可获高额利润。例如,与肥胖有关的一个基因曾被倒卖炒作,售价高达七千万美元。在利益驱动下,他们觊觎我国的遗传资源,收买国外的一些华人以合作开展基础研究为名,深入国内的偏僻山区,欺骗当地民众,大肆采集血样,数量达上万份。这种见利忘义,掠夺遗传资源的丑恶行径最终还是败露,所采血样很大一部份被扣留。那时国内也有少数人员以国际合作为名,将自己收集的有关病人家系的样品作为晋见礼,换取到国外实验室工作的机会。这些情况虽然只是少数,但都是严重地剥夺了样品提供者的知情同意权,1998年6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使遗传资源的采集、管理、使用和权益等都有了明确规定,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保障了样品提供者的权利,也保护和促进了正常的国际间学术合作和交流。
  3.2 DNA信息的隐私权
  基因组DNA序列包含着有关个人体质和心智素质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状况的信息,这是应该加以保护的个人隐私权。例如,基因检测提供的信息表明某人未来患某种疾病的概率高于平均水平。可是,此人是否真会发病还取决于许多因素。遗传上要考虑疾病基因的外显率和表现度,环境上要注意到生活条件与习惯等。因此,即便是预测其发病有较高的概率,那也只是一种风险提示,也不一定全部转化为现实。可是,如果这个检测信息泄露被相关人员知晓,则当事人可能在就业、婚姻、保险等方面有可能遭到歧视即“基因歧视”,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不良的后果。因此,受检者本人必须妥善保存这些信息,更重要的是要求DNA检测方承诺保证DNA信息不外泄,尊重受试者的个人隐私权。2007年基因组测序倡始人之一华生获得了记录他自己基因组DNA全序列的一张光碟,而美国则计划在2015年把测定一个人的基因组全序列的成本降到1,000美元,到那时,肯定将有很多人拥有自己的基因组序列图,DNA信息的私权性和尊重个人隐私权,也许将更受到人们的关注。
  根据上面的一些论述可以看出一点端倪,即伦理既没有一个统一的准则,也没有恒古不变的准则。伦理指的是“事物的条理”、“处理人的相互关系应遵循的道德和准则”,因此,不同的社会和同一社会中的不同阶层所持的伦理道德标准是不同的,只是最终体现的是统治者或统治阶层的意志。美国选民选出的国会支持开展干细胞研究,可是,同样是选民选出的总统却要否决开展任何形式的干细胞研究。试问,在这里有统一的、代表全体公众意愿的伦理准则吗?封建社会倡导妇女要三从四德,从一而终,而当今公众则对人工授精、试管婴儿已经习以为常,伦理道德标准已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每当自然科学的新进展和新成果对社会原有的思想观念产生冲击,不同的社会阶层对此会作出不同反应。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应审时度势,权衡利弊得失,坚持从实际情况出发,排除干扰,克服阻力,把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的研究工作持续进行下去。此时,伦理学的准则也应适应科学进展的需求而作出调整和改变。对于自然科学而言,伦理应该是促进科学发展的动力而不是阻力。纵观科学发展史,凡是科学的发展,任何的手段和力量都是禁止不住的,最后终将挣脱羁绊而大步向前。凡是伪科学,则只能得逞于一时一地,最终必将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打印】【关闭

主办: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宣传工作委员会

Copyright @ 2007 中国优生优育协会 京 ICP 备 040144 号